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二 三月 20, 2012 10:02 pm


石少多次邀我拍他的《春寒》诗,潜台词好像是:我这诗已臻完美,看你从何拍起。说实话,石少这诗确实写得不错,但如果六两抱着“吹毛求疵”的态度,还是能拍出点东西的。譬如说:石少“一绿”之后又来个“一肩”;全诗有屋有院又有门,让人误会石少是搞建筑的;“静待”之后又“盼得”;“高风”不如“风高”准确;是不是惟“屋角”没装空调,所以才独寒?凡此等等,都 是挨拍的对象。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,可拍可不拍,就省点口水吧。
全诗最该拍的地方首先是一“闻”字。按理说,春天到,新芽吐绿,只是寻常景致,每个人都 能“目睹”的,而石少却要靠“闻”来感知,不是石少用词不当就是色盲。打个比方,老毛的“喜看稻菽千重浪”如果换成“喜闻稻菽千重浪”,岂不乏味?就这一句,本来可改成“欣观一绿含情出”,但上面又用了看字,有点难为石少了;其次,此诗转句很不自然,咏物到慨叹人生缺少铺垫,让人防不胜防,也就是说颔联与颈联没有必然联系,因而显得生硬、拼凑。再次,远门是什么意思?石少可能信手拈来,但读者不好理解。是不是石少家有很多门,较远那个门不惧墨云压?总之,我不知石少的远门有什么用意。

今天就拍这些,按约定,石少也须拍我的砖。到时我再回砖好了。
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三两重小砖一块,请笑纳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三 三月 21, 2012 3:58 pm

一、高风高风并不是无需推敲,有时区别还蛮大。比方说风高放火天就不能说成高风放火天,况且高风还有另一层意思,究竟用那组词,还须细推敲;屋角是指局部,其实就是一种鼓励之说法太过牵强,恐怕没几个人能理会;墨云这词可能是石少所得意的,因为他不落俗套,若用乌云重云之类就太容易让人明白,也就不高深了。要是万一有人问起:墨云是什么?再跟他解释:墨云便是乌云。这该多惬意呀!

二、律诗重字,且所重之字义似,便属诗病(双声叠韵除外)。不能以不得改便为理由搪塞了事。石少可以搬出前人例子,但跟着前人犯错并不能说明你是对的。

三、喜闻一绿含情出本来就是暗喻,指收到春天的气息。而石少却解释得如此具体,什么年近甲子,老眼昏花,一绿难寻什么的,真是画蛇添足。石少所处的环境春临之际竟一绿难寻,还强调这是客观,你信吗?


四、石少对诗词理论颇有研究,经常指出人家的诗犯了合掌。依我看,一肩冷雨任艰难合得才离奇,因为他单掌就能合上了。一肩冷雨之后任什么都不能任艰难。难道石少的冷雨在这里不就是喻艰难吗?



五、出远门就是在较远的门出?谁规定的?如果家里只有一扇门,出远门怎么办?

六、从石少的申辩可以看出,此诗时而写公道王,时而写自己,真难为读者了。

七、依题次韵之作怎样才算与原玉内容紧扣?莫非要与原玉状相同之景,言类似之志?各人对事物的感受不同,为什么要强求一致?

期待石少回砖,同时也拍下我的拙作。






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无趣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四 三月 22, 2012 11:39 pm

石少 写道::細細想了想,如果再回答六两以上第一、二、三、四、六、七问题,等于将死苦读来的那么点诗词理论一夜之间浓缩交给六两,不但得不到一歺饭还极有可能给他卖乖。没那么笨,等他请一歺后再答不迟。

本来是等石少回砖后我再搬出更猛的砖,没想到他竟用了这样的招数,没得玩了。一句话:向石少学习,特别是诗词理论。



石少的诗无懈可击,六两自讨无趣了!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三月 23, 2012 1:21 am

那是石少君不对了,该谁请要等你答后由诸友来定夺啊!要不这样吧,请石少回帖后由公道王来决定谁请客,我出酒。好不?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石少先来沐下“高风”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五 三月 30, 2012 11:14 pm

昨天与石少吃酒,期间我说;“喜闻一绿含情出”这句不管搁在那里,我都知是石少的手笔。其实我这话无褒无贬,只不过说石少用词造句有鲜明特点罢了。所以石少没必要搬出前人那么多东西来反驳。

石少坚信:前人用过的我跟着用便理直气壮。今天他又来这一套,但读后不禁令人喷饭。就说“高风”吧,石少举了四个例子,说明他跟着用是正确的。这四句分别是:溯高风以低回兮,觅周流于朔方高风汉阳渡,。。。况属高风晚,。。。。。。,高风邈已远。第一句的“高风”明显指高处的风,强调的是“高”以对应接下来的“低”;第二、第三句的“高风”明显是指秋风,古人常用高风喻秋风,这个在百度都可以搜到。总之,这里的“高风”与石少的北风没一点关系;第四句其实全联是“隐迹今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,小学生都知道这里的“高风”是指“高尚风操”,与“高风亮节”的高风是同一意思。而熟读诗词理论的石少却拿来作理据。有点。。。。。。

石少劝我要多读诗词理论,不然兴赋比、起承转合等会闹笑话。我觉得也是,改天找几本理论书读读,再与石少论一论比兴什么的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诗词理论,不学也罢!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五 三月 30, 2012 11:44 pm

“隐迹今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的“高风”与你的“昨夜高风屋角寒”的“高风”有关系吗?竟敢拿出来作佐证,还拿兴赋比吓人,学习态度有问题。我决定不读诗词理论了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我差不多要认输了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三月 31, 2012 12:50 am

孟浩然这首诗有点僻,石少找它出来很不容易;花那么大功夫找它出来却“不知所云”又未免遗憾;到现在还认为“隐迹今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的“风”是自然界的风,高表示等级,所以“高风”就是很大的风,我只有对石少佩服了!不过,佩服之余还是请石少解释一下这两句的意思,让六两再开下眼界好吗?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“风”只有一种解释,就是风操,很计较的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三月 31, 2012 1:28 am

隐迹今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的“高风”指原生态的、无污染的、含大量负离子的空气,这样解释合你心意了吧?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先谈字,有空再谈意、势、句。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日 四月 01, 2012 11:20 pm

争论嘛,大不了就输,没什么可脸红的。六两的脸皮厚实,就算喝醉了也不脸红。

六两一出砖,石少又忙着找例句,够难为他了。昨天又给他找了一句“鹊巢移旧岁,鸢羽旋高风”,我估计石少顿时如获至宝,这“高风”不就是指春天的风吗?于是迫不及待挂了上来,试图将六两一举拿下。不过石少又空欢喜一场,这风固然是指春天的风,但它不是什么强劲的风,而是指高处的风,与你之前所举的“溯高风以低回兮”的高风同一意思。所以,我教石少一个办法,要驳我的观点,还是找找北风,看前人有没有用高风喻凛洌的北风。因为春天一说到高风,不是指人名就是指高处的风。但然,还有指“高尚风操”的高风。

石少教我拍砖要从意拍起,我偏不,从字拍起,反其道而行之。石少以杜甫的“俄顷风定云墨色,秋天漠漠向昏黑”为由强调用“墨云”是正确的。在此我问石少一句,如果有人形容姑娘“脸如花”,你是不是可以说这个姑娘是花脸?石少在这里可能觉得用“乌云”、“黑云”之类太俗,于是便弄出了个“墨云”,但让人觉得很造作。就这一句,我个人认为还是用“重云”好,因为下面用了压字。所以这个云要有点力度。

至于岳飞的词 ,我是这样理解的:“壮志饥餐胡虜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 两句意稍似,但与你的相同意象大面积铺排不同。而“朝天阙”是指向天子奏捷报之类的意思,与喊打喊杀无关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不要争了…

帖子  三水高人 于 周一 四月 02, 2012 1:12 am

汉语词典是这样说的:
高风:
1).强劲的风。 汉 刘向 《九叹•远游》:“遡高风以低佪兮,览周流於朔方。” 唐 李白 《赠崔侍郎》诗:“高风摧秀木,虚弹落惊禽。”
(2).指遭受强风。 唐 杜甫 《向夕》诗:“深山催短景,乔木易高风。”
(3).指秋风。《太平御览》卷二五引 南朝 梁元帝 《纂要》:“风(秋风)曰商风、素风、凄风、高风、凉风、。” 唐 杜甫 《奉送郭中丞充陇右节度使三十韵》:“斜日当轩盖,高风卷旆旌。”
(4).高尚的风操。 晋 夏侯湛 《东方朔画赞序》:“覩先生之县邑,想先生之高风。”
(5).高雅的艺术风格。 宋 梅尧臣 《次韵答王景彝闻余月下与内饮》:“呼我作卿方举酒,更烦佳句赏高风。”
(6).美善的风教、政绩。 唐 韦应物 《始至郡》诗:“昔贤播高风,得守媿无施。” 宋 苏轼 《杭州与莫提刑启》:“恭惟某官德望在人,才猷简上,肃高风於列郡,浹厚德於齐民。”

三水高人

帖子数 : 54
注册日期 : 11-02-2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又是例句,晕!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一 四月 02, 2012 12:08 pm

六两是没有读过什么诗词理论,以后也不一定会读,石少要教我诗词理论是有资格的。不过现在看来,石少最强之处并不是诗词理论,而是找例句的功夫。有关“墨云”的例句他竟能一口气找出六个,你能不佩服吗?
但仔细看了石少所找的例句 ,额滳神啊!和石少的墨云完全是两码事,句句都是写实景,亲目所睹。而石少的“远门不惧墨云压”的“墨云”,说不好听是杜撰,说好听是比兴,只是意象中的云,并非视觉中的云。关键是接下去有个压字,所以,用什么云就要讲究了。依说六两的经验,这里用“重云”更合适,不是亲目所睹的云用“墨云”来形容,未免做作。作诗填词这些细微的地方,不是读诗词理论就能弄懂的。说这么多只是强调:墨云本来就成词,但用在什么地方要讲究,用杜甫的“俄倾风定云墨 色”来说明“墨云”成词,就跑偏了。

石少读诗词理论的收获就是:与人争论便找例句,只要前人用过的词他用之便没错,而不管这词具体用在什么场合。但这种做法太不自然,让人感到刻意。比方说,石少再刻苦找例句,说不定前人也有用过“瞬目”的,但你的“瞬目沧桑已见”并不就可以“理直气壮”。诗歌的语言较其它文学形式更加讲究,一本词典不能包打天下。因为一些词如“给力”、“酷毙”等,词典说不定有解释,但你敢用吗?词典也有解释“高风”为“强劲的风”,但为什么你所举的例句,除了“另义”的,其它“高风”清一色是指秋风?你不感到奇怪吗?其实,这也是有出处的,自己找去吧!

你把《满江红》中的“朝天阙”理解为喊打喊杀,我觉得 就没什么好讨论的了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冒昧插一句

帖子  面朝大海 于 周一 四月 02, 2012 11:55 pm

苏洵比较有名的文章《心术》,收录在《古文观止》里,里面有名句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”,所以“瞬目”应不是生造词。
一家之言,请多包涵。

面朝大海

帖子数 : 5
注册日期 : 11-05-25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三 四月 04, 2012 11:55 pm

面朝大海 写道::苏洵比较有名的文章《心术》,收录在《古文观止》里,里面有名句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”,所以“瞬目”应不是生造词。
一家之言,请多包涵。

欢迎面朝大海先生参与,希望畅所欲言,不要太客气。人多才好玩嘛。

我与石少对诗文用词的争论,焦点不是前人有没有用过这些词,而是这些词用得合不合适。就“瞬目”这个词而言,现在最普遍的解释是一种眼疾,其次才是眨眼、一眨眼功夫、张眼等意思。石少的“瞬目沧桑已见” 的“瞬目”显然是指一眨眼功夫。本来这意思用“转眼”、“转瞬”等更易使人明白,但石少偏要用“瞬目”这个冷僻的词,我真怀疑他是想卖弄一下学问,乖张一下性情。

一些词前人用过,但因时代的变化,今人再沿用不一定就合适。比方说,前人有用“调度”指“考虑”的、用“动容”指“动摇”的,更有用“丈人”指“大丈夫”的。如果我们今天也这么用,然后再注明前人也曾这样用过,是不是很造作?其实这些词都有相应的替代词,完全 不用搞得那么复杂。所以,六两历来主张;用词不要怕人家看得懂,浅现点人家不会误认为你没文化。

欢迎先生发表高见,让沁园热闹热闹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五 四月 06, 2012 5:43 pm

六两的砖儿虽小,但内功深厚,还是把石少砸懵了。希望石少吸取教训,以后不要将“真他妈的不爽”说成“诚彼娘之非悦”了。老老实实做人,再乖张有你好受的。



抛砖引玉,石少来呀~~~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石少想用“远门”表达什么意思?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1:03 am

石少是沁园最权威的诗词理论家,这点我不怀疑,因为我未读过什么诗词理论,读诗、写诗只是凭感觉,说不出太高深的东西。但我从来未因为自己不懂诗词理论而感到难堪。六两坚信,只要有点文字功底、有点情感、懂点格律就可以写诗了,诗词理论对提高创作水平没多大帮助。所以石少也甭想我向他学什么诗词理论,因为我没兴趣。

石少学理论最大心得就是抱着卖弄的态度仿效古人,只要古人用过的就照搬不误,有人提出异议便找例句辩护。上次搬出“隐迹令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来为他的“昨夜高风屋角寒”辩护,着实闹了个不小的笑话。这次又弄出了个“远门(之人)何惧墨云压”,我到现在还是看不懂,整句究竟是在说什么?远门(之人)是指出远门者、还是指处于远处之门的人。如果用“远门”指代“出远门”那纯粹是瞎扯,而指较远处之门的人,简直是胡乱拼凑。在此处弄出这么一句,我估计连石少都不知要讲什么,对读者太不负责任了。

“我的荆妻”不是诗的语言,“荆妻”才是,估计也是石少最近读诗词理论时发现的。这个发现的价值相当于:感冒了可以吃点感冒灵。你说学诗词理论有用吗?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1:26 am

六两 写道::石少是沁园最权威的诗词理论家,这点我不怀疑,因为我未读过什么诗词理论,读诗、写诗只是凭感觉,说不出太高深的东西。但我从来未因为自己不懂诗词理论而感到难堪。六两坚信,只要有点文字功底、有点情感、懂点格律就可以写诗了,诗词理论对提高创作水平没多大帮助。所以石少也甭想我向他学什么诗词理论,因为我没兴趣。

石少学理论最大心得就是抱着卖弄的态度仿效古人,只要古人用过的就照搬不误,有人提出异议便找例句辩护。上次搬出“隐迹令尚存,高风邈已远”来为他的“昨夜高风屋角寒”辩护,着实闹了个不小的笑话。这次又弄出了个“远门(之人)何惧墨云压”,我到现在还是看不懂,整句究竟是在说什么?远门(之人)是指出远门者、还是指处于远处之门的人。如果用“远门”指代“出远门”那纯粹是瞎扯,而指较远处之门的人,简直是胡乱拼凑。在此处弄出这么一句,我估计连石少都不知要讲什么,对读者太不负责任了。


“我的荆妻”不是诗的语言,“荆妻”才是,估计也是石少最近读诗词理论时发现的。这个发现的价值相当于:感冒了可以吃点感冒灵。你说学诗词理论有用吗?
只能说:天啊,服了!
我投降了、我无语!向你学习!
记住了:"我的荆妻、我的拙作",还有那"最远的门"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1:51 am

只能说:天啊,服了!
我投降了、我无语!向你学习!
记住了:"我的荆妻、我的拙作",还有那"最远的门"。
[/quote]

人家看不懂你便无语,要说道理呀。老是无语对争论是没帮助的。“远门何惧墨云压”又跟“三斜”、“九曲”一样,有什么高深的含义?说出来让大家长点见识嘛。要不把它翻译成白话文也行。你写的诗不应该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!

在这里还要与石少友情提示一下:以后举例子要靠谱点,不要老是搧自己的嘴巴。这次你画蛇添足弄了四道题,试图说明“我的荆妻”的诗家语是“荆妻”、“我的拙作”的“诗家语”是“拙作”,然后再证明“远门之人”的诗家语是“远门”,又闹笑话了吧?,因为从逻辑上讲,你要是能证明“我的荆妻”和“我的拙作”的诗家语都是“我的”,才能证明“远门之人”的诗家语是“远门”。“远门(之人)何惧墨云压”这句有多荒唐就不再展开了,但为了锻炼你的举证能力,同意你再举多几个例子,以正你诗词理论家之名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10:00 am

六两 写道::一、高风高风并不是无需推敲,有时区别还蛮大。比方说风高放火天就不能说成高风放火天,况且高风还有另一层意思,究竟用那组词,还须细推敲;屋角是指局部,其实就是一种鼓励之说法太过牵强,恐怕没几个人能理会;墨云这词可能是石少所得意的,因为他不落俗套,若用乌云重云之类就太容易让人明白,也就不高深了。要是万一有人问起:墨云是什么?再跟他解释:墨云便是乌云。这该多惬意呀!

二、律诗重字,且所重之字义似,便属诗病(双声叠韵除外)。不能以不得改便为理由搪塞了事。石少可以搬出前人例子,但跟着前人犯错并不能说明你是对的。

三、喜闻一绿含情出本来就是暗喻,指收到春天的气息。而石少却解释得如此具体,什么年近甲子,老眼昏花,一绿难寻什么的,真是画蛇添足。石少所处的环境春临之际竟一绿难寻,还强调这是客观,你信吗?


四、石少对诗词理论颇有研究,经常指出人家的诗犯了合掌。依我看,一肩冷雨任艰难合得才离奇,因为他单掌就能合上了。一肩冷雨之后任什么都不能任艰难。难道石少的冷雨在这里不就是喻艰难吗?



五、出远门就是在较远的门出?谁规定的?如果家里只有一扇门,出远门怎么办?

六、从石少的申辩可以看出,此诗时而写公道王,时而写自己,真难为读者了。

七、依题次韵之作怎样才算与原玉内容紧扣?莫非要与原玉状相同之景,言类似之志?各人对事物的感受不同,为什么要强求一致?

期待石少回砖,同时也拍下我的拙作。







我要举的例子就是已证明你真的认为"我的拙作"是对的(见你上帖末句),所以也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会如此坚持你以上所提的自己的全部观点。故我只能高举"服"字了,唯有自己去烧掉所读的书,包括烧掉我的初中及高中语文课本 。
服服服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刷屏的功夫都使出来啦~~~~~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2:02 pm

“我的拙作”在某些场合用“拙作”更简洁,但用“我的拙作”本身并没有什么错,就算有错也不能成为你“远门”可以指代“远门之人”的理由。这完全是两码事,不能因为我某些句子表达不是很准确或出现错别字就无语,就要烧书,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。一句“我的拙作”就把你弄得如此脆弱,这次轮到我“无语”了。好事的朋友可以上百度搜一下,看“我的拙作”这句话值不值得石少如此大动肝火。



如果至今石少还固执的认为:“远门之人”可以说成是“远门”,把你看过的书烧掉也是没错的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回复: 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3:21 pm

六两 写道::“我的拙作”在某些场合用“拙作”更简洁,但用“我的拙作”本身并没有什么错,就算有错也不能成为你“远门”可以指代“远门之人”的理由。这完全是两码事,不能因为我某些句子表达不是很准确或出现错别字就无语,就要烧书,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。一句“我的拙作”就把你弄得如此脆弱,这次轮到我“无语”了。好事的朋友可以上百度搜一下,看“我的拙作”这句话值不值得石少如此大动肝火。



如果至今石少还固执的认为:“远门之人”可以说成是“远门”,把你看过的书烧掉也是没错的。

刚刚在烧书,我对书说:“书啊书,你就是比不上人家网络,网络说“瞬目”是眼病而你却不知说了些什么;网络大把人说过“我的拙作”而你却说什么不能“吾之拙作,这里拙已谦虚地包含吾之”;网络查不到“墨云”两字,即此两字为生造,而你却在好多好多的诗句中出现。还有啊,网络也未听过什么云能“压”什么的;还有啊,你在诗词中句子总是缺这少那,为什么就不写完整呢?你不写完整叫我如何理解啊?”---遂烧之无过无憾,今后改看网络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六两重的小砖一块~ Empty 低炭环保,禁止烧书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六 四月 07, 2012 5:21 pm

恭喜!这误人子弟的书竟然教人写出“远门(之人)何惧墨云压”这样的“诗句”,“诚彼娘之非悦”,不烧不足以解恨!



不过话说回来,网络和书本身都没什么错,它们只不过是工具而已,错的用这工具的人是人。用“高风邈已远”来为“昨夜高风屋角寒”辩护,就这种理解能力,就算读天书也没用。所以不要把怨气发泄到书身上,感到这些书“诚彼娘之非悦”,卖给收废纸的就是了,没必要弄得浓烟滚滚,污染环境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