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二 五月 22, 2012 1:57 am


“撞诗”与“偷诗”
“撞诗”乃新名词,意指诗意与别的诗不约而同,如娱乐圈的“撞衫”。“偷诗”乃唐和尚诗人在其《诗式》所指:诗贼有三偷,偷语、偷意、偷势,并言偷语偷意者为钝贼,不可原谅。
相信大家都知道这么一故事----
王禹偁有一天写了这么首诗:“两株桃李映篱斜,妆点商州副使家。何事春风容不得,和莺吹折数枝花。”写后很是得意,但有一天他儿子责怪他这诗是偷杜甫的,他听后没生气,先是郁闷不解明明是自己原创的为何儿子说是偷老杜的呢,于是他问儿子怎回事,他儿子翻出老杜这么一首诗:“手中桃李非无主,野老墙低还是家。恰似春风相款得,夜来吹折树枝花。”他看后先是一惊,后反而认为自己的水平有如此接近老杜而高兴,请他儿子好好撮了一顿。这是著名的“撞诗”非偷诗的故事,是诗坛佳话!
现在,我们再看看下面两首诗------
1,赫赫韬光寺,禅林耸巨峰。

西湖生翠浪,白傅寄高踪。

古木连天碧,梵音到耳浓。

山灵迓画客,迢递送青钟。


2,宿草堂寺

驱车晚叩古禅林,乔木参天一径深。

门外乱山连翠色,竹间流水漱清音。

幽怀暂喜来栖处,高士遗踪悉访寻。

谁会宗风当日意,庭前苍松尚青阴。

后者是一宋诗。问题是这两诗同样有:禅林、乔木(古木)、翠色、高踪、清音(梵音)等意。




明显,这两首诗好多“元素”都“撞衫”了,也可以说又有两斯文“撞诗”了!
现在,请诗友们讨论:这两首诗是否他们相同处的“偶然性”太多了,是否前者不幸有皎然所指的“偷语、偷意、偷势”之嫌。


今天,提出这问题仅是给大家一个参考,斯文切莫不幸陷入“偷”字井。那怕你是冤枉的。
或许“撞诗”者会这样辩解,同一内容之题,多种“元素”相同不足为奇。但不知他会不会这样想,若内容不相同,偷来也没用。就算前者真是冤枉的,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读者是难以相信的!
这事提醒我们今后写诗要认识到就算确认是原创,也得查查是否与他人雷同,否则,瓜田李下有口难辩。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切莫有侥幸之心.
欢迎诗友们批评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回复: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二 五月 22, 2012 10:25 pm

反复看,石少指出的两诗某些元素类同情况是存在的,但离偷则甚远。因为两诗除“乔木参天”(“古木连天”)及“禅林”一词字、意雷同外(清音不能作梵音),其余意境不一致,且表现手法各异,整首诗意象尚有较大差别。当然,因大家吟咏主体一致,出现某些类同元素就并不奇怪。这些在其它禅寺诗中也肯定不会少见。如:题破山后禅院

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
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
万籁此都寂,但馀钟磬音。又如:

宿禅智上方演大师院

石林高几许,金刹在中峰。
白日空山梵,清霜后夜钟。
竹窗回翠壁,苔径入寒松。
幸接无生法,疑心怯所从。


过香积

不知香积寺,数里入云峰。
古木无人径,深山何处钟。
泉声咽危石,日色冷青松。
薄暮空潭曲,安禅制毒龙。


等等都或多或少存在这些元素,如果都界定为偷,那大家都叫“诗偷”了。石少先生甚至提醒我们,自己写的诗都查一遍,看有否与前人雷同者,我认为如果真是自己写的,就大可不必。这相当于用自己的卡去银行取钱然后还要去问问这钱是否别人用过。唐人写诗,句、意有所雷同者甚多,如下仅是杨慎所举: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王昌龄《春闺怨》也。而李颀《春闺怨》亦云:红粉女儿窗下羞,画眉夫婿陇西头。自怨愁容长照镜,悔教征戍觅封侯。王勃《九日诗》云:九月九日望乡台,他席他乡送客朴。人今已厌南中苦,鸿雁那从北地来。而卢照邻《九日》诗亦云:九月九日眺山川,归心归望积风烟。他乡共酌金花酒,万里同悲鸿雁天。杜牧《边上闻胡笳》诗云:何处吹笳薄暮天,塞垣高鸟没狼烟。游人一听头堪白,苏武争禁十九年。胡曾诗云:漠漠黄沙际碧天,问人云此是居延。停骖一顾犹魂断,苏武争消十九年。戎昱《湘浦曲》云:虞帝南巡不复还,翠娥幽怨水云间。昨夜月明湘浦宿,闺中环珮度空山。高骈云:帝舜南巡不复还,二妃幽怨水云间。当时珠泪垂多少,只到而今竹尚斑。白乐天诗:绿浪东西南北水,红阑三百九十桥。刘禹锡云:春城三百九十桥,夹岸朱楼隔柳条。杜工部霅:新春看又过,何日是归年?李太白云:万里关塞断,何日是归年?莺莺诗:自从销瘦减容光,万转千回嬾下床。不为傍人羞不起,因郎憔悴却羞郎。阳詹《太原妓》诗:自从销瘦减容光,半是思郎半恨郎。欲识旧时云髻样,开奴床上镂金箱。李贺《咏竹》云:无情有恨何人见,露压烟笼千万枝。皮日休《咏曰莲》云:无情有恨何人见,月晓风清欲堕时。陆龟蒙《送棋客》诗云:满目山川似弈棋,况当秋雁正斜飞。金门若召杨元保,赌取江东太守归。温庭筠《观棋》诗云:闲对楸枰倾一壶,黄华坪上几成卢。他时谒帝铜池水,便赌宣城太守无。”还有很多。这些诗确实有点“撞”,但他们从未打过版权官司。看来他们比现代人厚道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回复: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二 五月 22, 2012 11:01 pm

史公发表了高见,先为石少所指的有偷诗嫌疑的作者作了"辨护"。希望大家也能热烈讨论,过一把"法官瘾"。
历史上可查的偷诗案都无法打版权官司,因为被偷者多已成仙(今后,我们将抽机会举一两个例子),另一原因是被偷者都比偷者厚道,一般都不作声留与他人评说。
有些诗句是化用,我们不能将它视为偷。"偷"与"化用"的问题要是有机会可请史公介绍介绍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回复: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王冷峻 于 周三 五月 23, 2012 2:08 am

史公 写道::反复看,石少指出的两诗某些元素类同情况是存在的,但离偷则甚远。因为两诗除“乔木参天”(“古木连天”)及“禅林”一词字、意雷同外(清音不能作梵音),其余意境不一致,且表现手法各异,整首诗意象尚有较大差别。当然,因大家吟咏主体一致,出现某些类同元素就并不奇怪。这些在其它禅寺诗中也肯定不会少见。如:题破山后禅院

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
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
万籁此都寂,但馀钟磬音。又如:

宿禅智上方演大师院

石林高几许,金刹在中峰。
白日空山梵,清霜后夜钟。
竹窗回翠壁,苔径入寒松。
幸接无生法,疑心怯所从。


过香积

不知香积寺,数里入云峰。
古木无人径,深山何处钟。
泉声咽危石,日色冷青松。
薄暮空潭曲,安禅制毒龙。


等等都或多或少存在这些元素,如果都界定为偷,那大家都叫“诗偷”了。石少先生甚至提醒我们,自己写的诗都查一遍,看有否与前人雷同者,我认为如果真是自己写的,就大可不必。这相当于用自己的卡去银行取钱然后还要去问问这钱是否别人用过。唐人写诗,句、意有所雷同者甚多,如下仅是杨慎所举: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王昌龄《春闺怨》也。而李颀《春闺怨》亦云:红粉女儿窗下羞,画眉夫婿陇西头。自怨愁容长照镜,悔教征戍觅封侯。王勃《九日诗》云:九月九日望乡台,他席他乡送客朴。人今已厌南中苦,鸿雁那从北地来。而卢照邻《九日》诗亦云:九月九日眺山川,归心归望积风烟。他乡共酌金花酒,万里同悲鸿雁天。杜牧《边上闻胡笳》诗云:何处吹笳薄暮天,塞垣高鸟没狼烟。游人一听头堪白,苏武争禁十九年。胡曾诗云:漠漠黄沙际碧天,问人云此是居延。停骖一顾犹魂断,苏武争消十九年。戎昱《湘浦曲》云:虞帝南巡不复还,翠娥幽怨水云间。昨夜月明湘浦宿,闺中环珮度空山。高骈云:帝舜南巡不复还,二妃幽怨水云间。当时珠泪垂多少,只到而今竹尚斑。白乐天诗:绿浪东西南北水,红阑三百九十桥。刘禹锡云:春城三百九十桥,夹岸朱楼隔柳条。杜工部霅:新春看又过,何日是归年?李太白云:万里关塞断,何日是归年?莺莺诗:自从销瘦减容光,万转千回嬾下床。不为傍人羞不起,因郎憔悴却羞郎。阳詹《太原妓》诗:自从销瘦减容光,半是思郎半恨郎。欲识旧时云髻样,开奴床上镂金箱。李贺《咏竹》云:无情有恨何人见,露压烟笼千万枝。皮日休《咏曰莲》云:无情有恨何人见,月晓风清欲堕时。陆龟蒙《送棋客》诗云:满目山川似弈棋,况当秋雁正斜飞。金门若召杨元保,赌取江东太守归。温庭筠《观棋》诗云:闲对楸枰倾一壶,黄华坪上几成卢。他时谒帝铜池水,便赌宣城太守无。”还有很多。这些诗确实有点“撞”,但他们从未打过版权官司。看来他们比现代人厚道。

史公厲害,搵了這麼多雷同的詩句。。

王冷峻

帖子数 : 1023
注册日期 : 10-07-3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回复: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四 五月 24, 2012 2:06 am

相信我们都读过这人间最美的纳兰词-----
【画堂春】
一生一代一双人,
争教两处消魂。
相思相望不相亲,
天为谁春?
浆向蓝桥易乞,
药成碧海难奔。
若容相访饮牛津,
相对忘贫。
历史至今从没有人认为纳兰偷走了骆宾王的“一生一代一双人”,因大家知道纳兰是“化用”骆宾王诗句。而此词其他七句又有六句分别化用了其他诗句。换言之,此词八句,共有七句化用了前人诗句,但从没有人怀疑纳兰为诗贼。
请教:“偷”与“化用”,两者如何分别。因我们常常分不清,不知哪位能赐教。谢谢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 Empty 回复: 他山玉题五.撞诗与偷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五月 25, 2012 12:57 pm

“偷诗”与“化用”之区别
“偷诗”之“偷”,首先有两个显著特点:1,作者行动瞒着人。如偷天换日;2,诗的内容和意境离不开原诗;

“化用”也有三个显著的特点:1,作者光明正大的“借”,而后创造新的意境,使其性质或形态改变;2,全篇虽用过他人的文辞,但内容和意境还是作者的,;3,内容与“被借者”相同的,多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如大家同意以上特点,就可以用来判断作品哪些是无意“撞诗”、哪些是偷诗、哪些又是化用。标准答案定在阁下心中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