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评之点评

2页/共2 上一页  1, 2

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没必要对“百度”咬牙切齿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6:09 pm

“抠”和“殴”读音不同,笔顺也不同,不知石少用何种输入法导致打错?作为中国人,没写错字的一般是不识字的。个别字不懂或写错,完全可以理解,没必要找些不告谱的理由为自己辩护。
据说石少听郭兰英唱《我的祖国》后相当生气,为什么是《我的祖国》?用《祖国》不就更简洁吗?到现在还有人说“你的父亲”,而不会说“令严”?这社会没读书的人太多了!连大名鼎鼎的作协副主席李存葆都说:“当时,我的拙作《高山下的花环》发表不久,冯牧老邀谢晋与我赴京,商讨电影改编事宜。”还让不让人活?
石少挖空心思找六两的笔误,结果只找到“我的拙作”,这让六两相当自豪,说明六两的文章相当严谨。这一自豪眼前顿时“高高耸起了高楼”,不看书了,喝酒去!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回复: 点评之点评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四 五月 31, 2012 4:06 pm

六两 写道::“抠”和“殴”读音不同,笔顺也不同,不知石少用何种输入法导致打错?作为中国人,没写错字的一般是不识字的。个别字不懂或写错,完全可以理解,没必要找些不告谱的理由为自己辩护。
据说石少听郭兰英唱《我的祖国》后相当生气,为什么是《我的祖国》?用《祖国》不就更简洁吗?到现在还有人说“你的父亲”,而不会说“令严”?这社会没读书的人太多了!连大名鼎鼎的作协副主席李存葆都说:“当时,我的拙作《高山下的花环》发表不久,冯牧老邀谢晋与我赴京,商讨电影改编事宜。”还让不让人活?
石少挖空心思找六两的笔误,结果只找到“我的拙作”,这让六两相当自豪,说明六两的文章相当严谨。这一自豪眼前顿时“高高耸起了高楼”,不看书了,喝酒去!

未见史公评“我的拙作”,护短呀?或许史公也同意“我的拙作”就如“我的祖国”一样正确不成???Very Happy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我本人的拙作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四 五月 31, 2012 9:31 pm



我也觉得史公护短,明明看到了“高高耸起的高楼”,却假装平常人。六两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今晚决定学“忠蝉”,不食了!

说点正经的吧。六两在沁园发了近200个口水帖,错别字、修辞不当、画蛇添足等笔误应该不少。但石少忙活了半天,才找到一个“我的拙作”,大家说六两多不容易,够严谨了吧?该不该得意?一句“我的拙作”让石少如获至宝,折腾了两个月,看来六两这个笔误还是很有含金量的。因为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都跟我犯同样的笔误,就随他错吧!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,要是石少当上国家主席,李荐葆的日子怎么混?

口水帖有点笔误我认为没必要大惊小怪,如果自己都平时都漏洞百出,不说胜于说好Very Happy
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回复: 点评之点评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8:43 am

六两 写道::

我也觉得史公护短,明明看到了“高高耸起的高楼”,却假装平常人。六两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今晚决定学“忠蝉”,不食了!

说点正经的吧。六两在沁园发了近200个口水帖,错别字、修辞不当、画蛇添足等笔误应该不少。但石少忙活了半天,才找到一个“我的拙作”,大家说六两多不容易,够严谨了吧?该不该得意?一句“我的拙作”让石少如获至宝,折腾了两个月,看来六两这个笔误还是很有含金量的。因为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都跟我犯同样的笔误,就随他错吧!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,要是石少当上国家主席,李荐葆的日子怎么混?

口水帖有点笔误我认为没必要大惊小怪,如果自己都平时都漏洞百出,不说胜于说好Very Happy

时至今天,君仍以"我的祖国"为例为"我的拙作"辨护,是笔误?
"忠蝉"是生造词,就算是大部份人不接受,但仍然存在有一天大部份人接受的可能。这一天或许一千年之久。
"我的拙作"无论现在有多少名人写过,都是错的,一千年之后,它仍是错的。我倒认为你所举的名人说过的例子有可能是他们的笔误,因我未见你提供他们为此问题辨护的例子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难道石少要起诉“我的拙作”不成?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5:30 pm

六两并没有说“忠蝉”生造 ,只是看不懂而已。其实我还觉得“忠蝉”很生动的,一见这词就联想到红卫兵在唱语录歌。所以你要为这“忠蝉”申请专利,以防被他人盗用。一句“我的拙作”让你烦躁了两个多月,六两于心不忍,承认是笔误,你还不依不饶,究竟要怎么样才达到你的目的?名人说的就是笔误,六两说的就是因为没文化?网络多人说可以,六两说就不行?难道沁园就不是网络了?在一些口水文章中有必要掉书袋吗?作诗填词要给一百年后的人看,对口水帖却咬文嚼字,难道不觉得累吗?以后你要是在网络上看到“我的祖国繁荣昌盛”之类的句子,不用大动肝火,也没必要把它改成“祖国繁荣昌盛”。博览群书就是为了在网络的口水帖中挑刺,太大材小用了。
六两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回复: 点评之点评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9:22 pm

六两 写道:: 六两并没有说“忠蝉”生造 ,只是看不懂而已。其实我还觉得“忠蝉”很生动的,一见这词就联想到红卫兵在唱语录歌。所以你要为这“忠蝉”申请专利,以防被他人盗用。一句“我的拙作”让你烦躁了两个多月,六两于心不忍,承认是笔误,你还不依不饶,究竟要怎么样才达到你的目的?名人说的就是笔误,六两说的就是因为没文化?网络多人说可以,六两说就不行?难道沁园就不是网络了?在一些口水文章中有必要掉书袋吗?作诗填词要给一百年后的人看,对口水帖却咬文嚼字,难道不觉得累吗?以后你要是在网络上看到“我的祖国繁荣昌盛”之类的句子,不用大动肝火,也没必要把它改成“祖国繁荣昌盛”。博览群书就是为了在网络的口水帖中挑刺,太大材小用了。

看史公能否帮帮你吧!我的确帮不了你。

话再说回来,如果有人能帮你论证“我的拙作”是正确的,尤其能帮你证明就如“我的祖国”一样正确,沁园就“有幸”了。你知什么叫笔误吗?笔误最基本的要求是当别人指出你出错时,你真知道自己错了,极力抗辩何来笔误???“忠蝉”就不是石少的笔误,因石少抗辩,“高风”“瞬目”不是石少笔误,也因石少抗辩。“抠”“殴”是石少错了,因石少没敢抗辩。看过这些帖的人会有人相信“我的拙作”是你的笔误?

“高风”"瞬目"你尚两年都搞不清,纠结了两年,喋喋不休正是你。我还有什么话好说?

无论书有没有用,总比网络强。石少固执了。不看,由之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点评之点评 - 页 2 Empty 回复: 点评之点评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六月 15, 2012 10:30 pm

杜甫吟(沁园04)



云玄雨急杂蒿流,屋漏途穷九野愁。



万卷抒怀儒士愤,三光开阙庶民求。



应怜今世多尘土,还作清风不肯休。



莫叹草堂人已远,东皋鸡唱兀高楼。



周老评语:意胜于词。应多从藻饰上着力。改首句为玄云急雨逐蒿流;改九野满眼;改;改应怜纵然;改

公说:改首句为玄云急雨逐蒿流,如果此句成立,则云玄雨急杂蒿流自然成立,且云玄雨急与对句屋漏途穷语顺一致,读来更顺口些,还看不出改的必要性;改九野满眼,虽范围缩小,但集中写杜,更聚焦、切题些;改,当;改应怜纵然,诗意无大变化,而应怜较具情感,不改为宜;改,因后面有高楼字眼,故字较合适。

马教授点评

1、首联起作用的其实仅为雨急屋漏愁五个字,却要曼衍成十四个字,显得拖沓。诗歌语言需要精炼紧凑,写作时一定要将可有可无的词语删去;而另一方面,又要言少义多,语短情长,这样的诗才能耐人寻味、含意隽永。同时,还要注意内容的关联,此句显然用到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首句写屋漏状况,第二句应该紧接着杜甫盼望广厦庇寒士,己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伟大情怀,如此意思才完整,意义也更上一层。现在仅写,空洞浮泛,无以感人。

2、颔联,万卷按照诗意推断,似指杜甫的诗作,但万卷不能与杜甫作品相等同。因为其作实际上远没有万卷三光开阕,尽管有作者自注,其意仍不能明,断然有语病。庶民求即庶民的诉求,此与杜甫何干?写来做甚?

3、颈联之意,以我揣摩,似乎是说现金中国社会多尘土亦即多尘俗弊病,杜甫天上有灵,应怜今世,所以还作清风吹拂之。其实,相比杜甫所处的时代,现金已好得太多太多,杜甫饱经战乱灾厄、颠沛流离、屈辱冻饿,如能看到今日之中国,感情绝对不可能是,而必然是。且清风拂尘的比喻也不妥,杜甫不是社会改造的政治实践家,作为诗歌艺术家,作品的现实意义绝不是清风拂尘

4、颈联对仗为七律所必须,此诗颈联不对仗,亦为缺点。

5、尾联首句甚佳。唯东皋鸡唱不妥,东皋,其皋在何处之东?中国之东部?浣花草堂之东侧?无论鸡之唱否,高楼固已突兀而在

公说:1石少君此诗以比兴起笔,作为一种写作方式本无可厚非,只是起句未能紧扣主题,兴之领脉过远;2,万卷一句,尝与石少讨论,觉得以万卷堆胸为佳,但石少云万卷堆胸四字前人用过,怕沦为诗偷,这都是因为石少君平时就当了诗坛防盗警察,故不取前人一针一线。大概也是卢仝有过万卷堆胸朽,三光撮眼明之句,石少君怕上下两句都有相同元素出现,过不了自己这个关。其实,我认为,万卷堆胸用之无妨,三光句则可斟酌;3,应怜今世之说,只能是作者感慨,每个人对生活和现实理解不一致,且杜能活今世,亦未必就是“羡”与“贺”,作者感慨,宜予尊重;4,颈联乃诗腰之急所,当对而护之;5,东皋者,其实无必要问何处之东,东皋亦泛称原野,“东”亦可借喻春天。故东皋”可译作“田野上”或“春天的田野上”,应无岐义。莫叹草堂人已远诗味十足,此句可得98分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2页/共2 上一页  1, 2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